西筱茜

【原创】请把回忆留给我


2
        那天是一个难得的晴天,你穿着浅灰色的大衣里面是一件高领的白毛衣和一条洗的发白的牛仔裤和一双旧却干净的帆布鞋拖着行李带着你标志性的笑容就这样走进了我租的地下室走进了我的生活里。我忘了那天见到你的我是什么表情,我只记得我在开门的一刹那我好像觉得有久违的阳光照进了这不见天日的地下室。后来我才看清那并不是什么阳光而是你笑起来露出的一口大白牙…
        把你让进门还没来得及问你的名字,我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是女友的电话,说她在医院。挂了电话只来得及跟你说一声钥匙在矮柜上就匆匆出门了…着急忙慌的赶到医院陪女友把那个不是我的孩子流掉后我送她回了家,头也没回的落荒而逃,怎么回的那间地下室我也不得而知。那一夜我恍恍惚惚,究竟睡没睡我不记得了也不记得自己说了些什么。只记得恍惚间听得门开合了几次还有你用温润的嗓音叫我起来吃饭,我记不得自己是怎么回答你的大约没什么好话说给你听,可你依旧笑的傻傻的说没事,哥你什么时候想吃了叫我,我给你再做,这炒饭现做的好吃。后来你好像又说了些什么,我当时没心情听也没想听,可是现今想来有点后悔,现在想听了却再也听不到了。再后来女友向我提出了分手,说我自私说我只会索取不懂付出不懂感情更不懂什么是爱说我没出息说我这辈子也不可能给她想要的幸福说我再这样总有一天会后悔的,说的振振有词好像劈腿的是我。可经过后来发生的一切却也不得不承认她是对的…
       分手后又没工作的我开始整日待在家里除了偶尔在网上接几个翻译文件的工作几乎没事可做,而你除了晚上去便利店上班大部分时间待在屋里不出去,大概就是这样一来二去让我们这两个素不相识又不太爱说话的人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友吧。原来你不是来合租的而是想租隔壁的,只不过敲错了门。有时我在想如果那天你没有敲错门,我们没有过多的交集是不是就会有不同的结局,你会好好的活着,会有一个温暖的家,一个爱你的妻子和一个可爱的孩子。你不用遗憾的离开而我也不用这么痛苦的想要忘记又想要记得了。可惜没有如果,我也庆幸没有这种如果,原来我真的很自私啊。
        我来自山里的一个小小的县城,而你来自这座城市中的一所孤儿院。我在这座城市举目无亲,而你在这座城市无依无靠。两个孤单的人两颗孤独的心,互相抚慰。我叫你小子你叫我哥,可是生活上你才是我的“哥”。做饭的是你,做家务的是你,忙来忙去的都是你,相比之下我就是个二世祖。
        就这样不知不觉中春节就要来了,爸妈一再催我回家过年,没办法我只得拖了又拖买了除夕前一天的火车票,我问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回家,你拒绝了我说你们的店里不放假。走的那天你去送我,依旧是初见时的打扮那么干净,依旧笑的傻傻的像掉落凡间的天使,不该沾染这俗世的尘埃。我说小子等我回来给你带好吃的,你笑着点点头说好啊,看着你的笑我忽然有种不舍的感觉,又有一种夫妻离别之感,想到这儿我没憋住笑了出来,你问我笑什么,我说与你听,你白净的脸立马变得通红。火车离站之前你对我说哥我等你回来。可惜不知道现在你还肯不肯等我了。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年过得一点都不踏实总惦记着你,想你一个人孤零零的过年心里就难受,于是我说要找工作初二就收拾收拾告别爸妈回来了。我清楚的记得你给我开门时的惊讶表情,现在真的好想再看一次,再来一次我一定不笑话你了。晚饭吃的是我从家里带来的妈做的吃食,你吃的两个腮鼓鼓的,还不断的说你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饭。戳了戳你鼓起的腮帮子说小子明天我们出去玩吧,就看你点了点头费力咽下口里的吃食又露出了那一口大白牙。你说你小时候身体不好从没去过游乐场可大了有钱了却没有人陪你了。第一次听你说起小时候,忽然我的鼻子酸酸的眼眶热热的,我一下把你搂进我的怀里我记得我当时在心里发誓不再让你受苦,可是最后让你吃尽苦头的却是我。
        敲门声打断了我的回忆,刘护士和徐护士来进行交班查房了,刘护士看我没睡就说:“李先生,这么晚了你还不休息啊?这样可不行啊,你要多注意休息的!”
         “睡不着,没事的。”我冲护士勉强笑了笑,“也许是过去睡太多了,现在要平衡一下了。不过护士我姓陈。”
        “过去的事想不起来就别想了,多休息你才能早日恢复啊。”徐护士也好心的提醒着我。
        我没说话,闭上了眼睛。可是我头太疼睡不着,也不想睡,我只想抓紧现在的每一分每一秒来回忆你,来记录我们的故事。我怕我睡着了再醒来时就会把你彻底忘掉…
        见我不在说话,护士轻轻的关门离开了,在关门的一瞬间我重新睁开眼睛,开始想你…

——TBC——

【原创】请把回忆留给我

1     

       在讲述这个故事之前我犹豫了很久,最后我还是决定把你我之间的一切记录下来。这是一个俗套的故事,在这个世界也许每天都会发生,也许它会埋没在论坛的帖子里永不见天日,可是我还是想把它记录下来,一个平淡无奇的爱情故事。如果你不幸看到它,我求你给点时间和耐心看完它,至少我想让别人看看我们的故事,至少在那一瞬你还替我记得他……
       我怕,怕有一天连我都不记得我们之间发生的事情了,孤身一人的你又要由谁来祭奠呢?你已经变成了我的回忆可我连这仅有的记忆都保护不了,怎么办……所以我决定在我还能记得你的时候把这一切记录下来,让更多的人知道我是真的曾经爱过你。也许他们会觉得我们两个男人之间恶心,可是没关系,或许到那时我就能够找到你了吧…又或许我没找到你却在我忘记后的某一天我不小心看到这篇故事时,只是不知道那时我会不会再想起你,想起那个为我付出一切你,会不会有勇气去找你…又或许我不会记起那时发生过什么,会和那些旁观的人一样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这一切吧…呵,有时真不知道忘记你对我来说到底是解脱还是惩罚,我只知道我不想忘记你,忘记那些我们的曾经…
       再次住院以来我一直头疼的很,经常疼的睡不着觉,睡不着我就想你,想到你以前总是笑我爱睡觉还说我把后半辈子的觉都睡了,以后就睡不着了。看,真让你说准了。偶尔不疼的时候我会坐到窗边看着马路上车来车往人们行色匆匆,想想以前的我和你后来不也是这样,匆匆忙忙的忘记了生活需要慢慢欣赏慢慢品尝,也会想想我这三十三年的人生。最近我发现自己渐渐不记得许多事,连一周之前发生的事也记不清楚了,也想不起身边的人,就连我爸妈我也快想不起他们的长相了,脑海中唯独你模样依旧那么清晰,与你一起经过的十年依旧历历在目。可笑的是我一年之前我还强烈的想要忘记你,忘记那些曾经发生过的美好的痛苦的事。可现在真的快要忘记了我却又有那么点儿舍不得,不不,不是那么点儿舍不得而是非常非常得舍不得。
       我清楚得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我二十二岁而你只有十九岁。我不是有钱人家的少爷而你也不是贵公子。我为糊口发愁而你也为生计忙碌。两个年轻的人两颗冲动的心,毫无顾忌。
       那年冬天的天气有些反常,都十二月了相对于往年北方的气温高出许多,只是晴天的日子少的可怜,整日阴沉沉的,倒有些南方梅雨季的味道,久不见阳光觉得人都要发霉了,我的心情也像这天气一样沉闷,工作找了前前后后的快半年了也没有个着落,每天还要被爸妈唠叨着供你读大学有什么用连个工作都找不着,不如回家来帮忙料理自己家的小餐馆…为了逼我回家爸妈不再为我提供生活费。我为了能在这座城市呆下去,我开始在网上找一些简单的翻译的工作,可是就这样我依然付不起我租的地下室的租金,我需要一个可以合租的人。

——TBC——